“2017最具期待数字平台竞标晚宴”圆满落幕

南都记者梳理上述文书看到,知网对获取授权的说法主要有二:知网属于法定转载许可,无需作者授权。不过据澳大利亚广播公司(ABC)报道,在当地时间14日,德约科维奇的签证风波再次出现反转。文章一经录用,网络传播的收益由期刊及知网按比例分成。主要体现在期刊和数据库要价的飞涨,许多图书馆不得不削减订阅的数量,期刊危机由此产生。事情告一段落,但质疑难以平息:是否获得授权?有无支付酬劳?过高定价涉嫌垄断?更重要的,如何厘清商业盈利与社会责任的关系,如何让付费回归促进知识传播和学术交流本身,或许才是知网拆墙的最终课题。在英国数学家威廉·蒂莫西·高尔斯的倡议下,近两万名学者聚集在名为知识的代价的网站上,要求跟爱思唯尔划清界限:不在该集团的期刊上发表论文,不接受相关论文外审工作。